soft

【莱贝】风扇的正确使用方法13

残雪落夜:

“阿尼。”

阿尼敏锐的发觉电话那头莱纳的声音有些不对,立即询问发生了什么。

“贝特霍尔德不见了……他不见了!”

莱纳在电话那头几乎喊了起来,如果放在平时他是不会向女士发出这么失礼的声音的,不过,现在的情况显然不是什么轻松的日常可以解释的。

“真的,我晚上回家的时候发现电风扇不见了,最初我以为他终于不生气了,但后来无论哪里都没有找到贝特霍尔德。”

莱纳一句话分了好几次来说,他现在的状况明显有些混乱。

“冷静点,这不能说明什么。”

阿尼低声说道,她实在不想看到自己的损友疯掉的样子……就像当年的让一样。

“但是……?”

莱纳止住了声音,阿尼似乎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开门的声音,然后就听耳边“砰”的一声——莱纳摔了电话!

她觉得自己有些搞不清情况,发生什么了?她最先想到的是贝特回去了,但随即想到了别的可能——有人袭击了莱纳。

只凭一个人胡思乱想是什么都想不出来的,阿尼认为自己有必要去一趟莱纳家。

最近往那边跑的似乎太频繁了,果然,无论是莱纳还是贝特霍尔德都是让人不省心的家伙……男人的通病吗?

她一边叹气一边换上衣服,急匆匆的出了门。

 

害怕……

贝特蜷缩在电风扇的躯壳里不断颤抖着,完全无法听到外面的声音。

那是从几天前开始的了?是他和莱纳怄气的第二天还是第三天?其实想想也不是莱纳的错,人类本来就是有着惯性思维,还把他当成电器也没什么错——本来他就是风扇嘛——所以他很快就原谅莱纳了。

但是在这个时候,他感觉到一股非常可怕的气息。

气这种东西,说不清道不明的,但是作家在描写武林高手的时候会写他们散发出杀气,描写道上的人的时候会写煞气,只不过气是什么,到底如何感应,又有谁能说的明白呢?

贝特害怕那种气息,虽然似乎离他很遥远,气息也很淡薄,但他就是害怕,一感觉到那气息就怕得仿佛浑身上下都生了锈,又仿佛身体的零件全部坏掉。

他必须躲起来,无论如何不能被那个不知道是谁的家伙发现。贝特希望那个人快点离开,但是事实总是事与愿违,那股气息越来越近,越来越浓烈了。

就在不久之前——他已经分不清时间了——他感觉到那股气出现在离自己不到五十米的地方,或者更近,大概是在莱纳家门口?

那个人停留了很久,然后,越来越近……

一只手搭在贝特的“头上”,正常人视角的话,放在电风扇上面就对了。

“扇仙……”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,轻轻的,仿佛叹息一般。

是非常好听的声音,但贝特完全无暇辨认,可怕的气越来越浓郁了,他无法呼吸。

不过用呼吸这个词也是为了人类可以理解而已,因为电器是不需要呼吸的。

“能听到吧,还是因为太害怕了没有注意到呢?”

对方仍轻巧的说着,甚至刻意放轻了语气,但贝特却如他所说,越来越害怕了。

“不过暂时不用紧张,我有些事要问你。”

 

“看你这样子,是贝特霍尔德回来了吧?”

阿尼踹开莱纳家的门——真的是踹开——一眼就看到坐在沙发上愣神的莱纳,于是便松了口气,如此问道。

“嗯,他在房间里。

莱纳指了指自己的房间,这倒让阿尼感到惊奇,据她所知,贝特是不需要睡觉的。

“他看上去累坏了……”

“他去哪了?”阿尼干脆的打断了莱纳的话。

“我不知道,他什么都没告诉我……实际上他直接晕倒了。”

看来后面才是让人担心的内容,晕倒了?阿尼皱起眉头,她难以想象发生了什么。

“阿尼,我有种不祥的预感……我真怕贝特霍尔德明天早上就突然……像马可一样……”莱纳叹了口气,再度提起那个只属于记忆里的名字。

“我反而比较担心你会变得像让一样,而且如果是你的话,肯定会更糟糕。”

阿尼冷静的说道,她清楚的了解,虽然莱纳看上去比让要坚强不止一个档次,但与让不同,碰到一些事情的时候,他很难让自己彻底置身事外般冷静下来。也就是说,要是贝特发生了什么事,他可能一辈子都放不下。

放不下吗?说起来,当时让离开这里的时候也是像已经疯掉了一样,可是据莱纳的描述,现在他似乎已经忘记了马可的事情,果然还是因为性格不同吗?

“问问贝特霍尔德吧,”阿尼说,“这次无论如何都要问清楚,把所有的疑惑,所有的误会都说清楚。”

这也许是最后的手段,不过为了那个最坏的结局做打算,或许她现在就该联系一下心理医师什么的。

 

评论

热度(11)

  1. 小Cui残雪落夜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戀雨残雪落夜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Peach残雪落夜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soft残雪落夜 转载了此文字